最想嫁的人

“一輩子結二次婚,都嫁給同一個人,哪一次的他才是妳的最愛?”
阿蘭姐毫不猶豫的說:“這一次的他,雖然氣切、沒法說話,坐著輪椅,但卻是我最想嫁的人!”
阿蘭姐堅定的語氣讓我們一時對身旁因口腔癌而容貌改變,怎麼也沒法與“帥“扯上一點邊的雄哥,產生了極大的反差。真的是所謂“情人眼裡出潘安呀!”大夥一邊起哄著,我卻看著阿蘭姐和雄哥二人緊握著的手,手中的堅定是兩人走過生命裡的風雨之後的承諾。

阿蘭姐娓娓的道來,年少時相識、結婚,共組家庭,但後來的雄哥卻是沈迷在喝酒、賭博,背了一屁股債的時侯,還家暴,最後二人離了婚。家庭的重擔靠著阿蘭姐一個人拉拔著三個小孩長大。阿蘭姐說,她曾經怨,怨自己嫁錯了人,怨自己命不好…。 雄哥被診斷罹癌的時侯,回來找我們,我大概就當他是孩子的爸,幫孩子照顧他,不要讓小孩有負擔。這樣想才可以接受他再度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。

開始陪著他就醫,看著他接受手術、化療、放療的過程,身體一路從健壯到虛弱,我們也會不忍心,畢竟曾是一家人。

但過程中,我發現他不一樣了,人說從死裡轉一圈大概就是這樣了。我看著他一路認真的配合的治療,沒有聽到他喊一聲苦,手術後的面容毀壞,加上化、放療的不適,最慘的時侯,是他有一次打完化療,腸胃不適,才剛進家門來不及衝到廁所就拉了一褲子,那次把他徹底的打敗,看著他默默的流著淚,一邊拖著虛弱的身體,一邊試著收拾殘局,我知道他因為心裡對這個家有愧,所以,儘量不麻煩我們。但這一段日子,我對他從怨到認了,從同情轉為佩服。原來,只有遇到才知道,每個抗癌的病人都是勇士!

那一幕,讓我放下對他的怨,開始和他收拾、清洗…。結束後,我草草交待一下家事,接著便出門工作,畢竟生活還是要柴米油鹽的開銷。他生病之後,沒法工作,但簡單家務他也認份的主動幫忙,這是之前從來不可能的事。我記得那天晚上我回到家,他默默的在餐桌上放了一包酸痛貼布給我,我拿著包貼布,淚水一直的滑落…。過去所有的怨、恨,所有的辛酸,在那一刻都成為過去了。我看到眼前的他,歷經病痛的折磨,卻讓他反而能苦人所苦,為自己負責,不只現在,也為過去用心的彌補著。

 

阿蘭姐帶著笑,簡單的述說著再嫁雄哥一次的理由。愛,不是在高富帥的條件下,卻是看到雄哥在脆弱時能夠勇敢,在恐懼時能夠承擔,在羞愧時願意懺悔。“這次,我嫁的才是我想要的人!“
我在心中為他們的再結連理衷心的祝福〞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“~

作者:蔡惠芳 / 社會工作師/諮商心理師


商品己加入購物車

Faded Short Sleeve T-shirts

最想嫁的人

作者:蔡惠芳/社工師 / 諮商心理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