腎臟癌

 

據衛生署公告的資料顯示,公元2006年的癌症死因中,腎臟癌佔台灣全年癌症死因之第17位,僅次於膀胱癌(第16位),全年有478位病患因腎臟癌死亡(男性281人,女性197人),約每十萬人口男性有2.4人,女性有2.1人因腎臟癌死亡。

 

腎臟癌的高危險因子有:

  • 抽煙,罹癌風險約增加為兩倍。
  • 肥胖
  • 長期透析(洗腎)患者
  • 高血壓
  • VHL (von Hippel-Lindau) 家族症候群:是一種罕見的家族症候群,通常除了腎臟癌之外,也常合併有眼球或腦部的囊腫或腫瘤。由於VHL (von Hippel-Lindau) 抑癌基因的喪失而致癌,有家族病史者可於臨床症狀出現前,提早進行基因檢測與進一步臨床篩檢。
  • 職業暴露:譬如煉鋼廠燒焦炭窑的工人、有長期的重金屬鎘、或石綿等暴露的工人等。
  • 性別,男性略高於女性,約5:3之比。

 

然而,腎臟癌的確切致癌原因仍未定,許多已有危險因子的人,並未罹患腎臟癌,反之,許多腎臟癌患者並無上述的危險因子。

 

針對「有」臨床症狀者,如血尿,持續腰痛,腰腹不明腫塊,體重減輕,發燒,全身倦怠感等,建議「儘速」接受進一步檢查,以釐清病因。

針對「沒有」臨床症狀,而有腎臟癌「高危險因子」者,應定期接受尿液檢查,發現有血尿患者可進一步進行「腎臟超音波檢查」與「尿液細胞學檢查」等。

 

腎臟癌的常見臨床症狀有:

  • 血尿(尿中帶血):無痛性血尿
  • 持續性的疼痛:腰側或腹側
  • 不明腫塊:腰側或腹側
  • 體重減輕
  • 發燒
  • 全身倦怠感當然上述症狀,也必須進一步和尿路感染、囊腫、尿路結石等區分,進行鑑別診斷。

 

如果有腎臟癌的疑似症狀,應接受檢查,以及早診斷:

  • 理學檢查(身體檢查):由醫師進行,著重血壓、體溫、腹部與腰側的腫塊觸診等。

  • 尿液檢查:基本尿液檢查可以偵測許多訊息,如:顯微性血尿等、異常的尿液上皮細胞(細胞學檢查)等。

  • 靜脈腎盂攝影(IVP)與靜脈尿路攝影(IVU):注射特殊的造影劑,經由腎臟排出時,可由X光攝影看出整個尿路排泄系統(腎臟→腎孟→輸尿管→膀胱→尿道)有無腫塊陰影等異常。

  • 腎臟超音波檢查:藉由超音波檢查,沒有任何X光的輻射線暴露,可以評估腎臟腫塊的大小與特性,也可較清楚地和囊腫(cysts)等區分鑑別。

  • 電腦斷層掃描(CT)檢查:腎功能依然正常時,加上靜脈注射造影劑,經由CT檢查,可以評估腎臟腫塊大小與特性,和周圍組織的侵犯情形,鄰近淋巴結與血管侵犯與否,鄰近脊椎等轉移情形。
  • 磁振掃描檢查(MRI):效果和CT相當,且對血管與周圍器官的評估相當清晰。有靜脈侵犯的臨床懷疑時,或腎功能不全時(譬如:血清肌酸酐Cre值高於2.0時),選擇MRI優於CT。

  • 腎臟切片與組織病理(Pathology)檢查:以穿刺針採樣少量組織,由病理學專家判讀,是目前診斷腎臟癌確定診斷的「黃金標準」。雖然屬於侵入性的(invasive)診斷方式,經由CT或超音波影像導引之下,安全性已相當高。

  • 尿液細胞學檢查(Cytology):集中尿液中懸浮的異常泌尿上皮癌細胞,是一種簡便的篩檢方式,屬非侵入性(non-invasive)的檢查方式,但其「敏感度」與「特異度」均遠不如切片組織病理檢查。尿液細胞學檢查對腎盂之「移性上皮細胞癌」(TCC)較為敏感,當有偏腎臟「中心」部位之腫塊時,可建議加做尿液細胞學檢查(urine cytology)。

  • 抽血檢查:目的並不是檢查腫瘤本身,目前也沒有十分可信的腫瘤標誌,主要評估腎臟癌造成的影響,譬如:腎功能(血清尿素氮BUN、肌酸酐Cre)、紅血球、白血球相關數值等。

 

腎臟癌依照「美國聯合癌症分期系統」(AJCC)分為第一、二、三、四期,和其他固態腫瘤一致,也依照 (1) T(腫瘤大小與侵犯深度範圍);(2) N(淋巴結侵犯的有無與數目);(3) M(遠端轉移的有無)共區分為四期:

第一期:腎臟癌最長徑小於或等於7公分,且局限於單一腎臟內部 (T1N0M0)

 

第二期:腎臟癌最長徑大於7公分,且局限於單一腎臟內部 (T2N0M0)

 

第三期:

  • 腎臟癌雖仍在單一腎臟內部,但已有「一顆」局部淋巴結侵犯 (T1-2N1M0),並無其他遠處器官轉移;
  • 腎臟癌已侵犯鄰近腎上腺,或已侵入腎臟周圍組織,然而仍局限在腎周圍結締組織筋膜之內(特稱為Gerota氏筋膜),不論「沒有」或「只有一顆」局部淋巴結侵犯(T3aN0-1M0),並無其他遠處器官轉移;

  • 腎臟癌已明顯侵犯鄰近大靜脈血管(腎靜脈、下腔大靜脈等),不論「沒有」或「只有一顆」局部淋巴結侵犯(T3b-3cN0-1M0),並無其他遠處器官轉移,以上這三種情形均屬於第三期。

 

第四期:以下這三種情形均屬於第四期

  • 腎臟癌已穿透腎周圍的結締組織筋膜(Gerota筋膜之外) (T4N0-1M0);
  • 腎臟癌已「有二顆或更多」局部淋巴結侵犯(T0-4N2M0);
  • 腎臟癌已有其他遠處器官轉移(如:肺臟等轉移)(指M1)。

 

第一大類:局部治療 (Local treatment) 主要針對腎臟癌原發部位給予局部治療,無疑地「手術切除」是最主要的「根治性」局部治療方式,針對第一、二、三期的腎臟癌治療。其他尚有「動脈栓塞」或「局部放射治療」等局部治療方式,通常在特殊情形下使用。

  • 「根治性全腎切除術」(radical nephrectomy):手術摘除整個單側腎臟,連同腎上腺、腎臟周圍組織及周圍淋巴結等,是最常使用的手術方式。此外,尚有「單純全腎切除術」(simple nephrectomy),有時只針對第一期的早期腎臟癌,僅摘除單腎臟本身。此外,「局部腎切除術」(partial nephrectomy),較少採用,只用於有些病患只剩一個腎臟,或腎臟癌同時侵犯兩側腎臟時才考慮。

  • 動脈栓塞治療:通常僅在無法進行手術切除時才考慮。以動脈攝影術中進行栓塞,切斷腎臟癌血管供應,使腫瘤縮小,來達到症狀緩解的目的。

  • 局部放射線治療:以高能量的放射線來清除或控制癌細胞,有時會在「手術前」給予放射線來縮小腫塊;有些情況會在「手術後」給予放射線來降低復發;對無法手術切除的病患,局部放射線也可用減緩巨大腫塊引發的疼痛症狀。

 

第二大類:全身性治療 (Systemic treatment) 主要針對第四期「轉移性」腎臟癌,特別是「多發」轉移無法手術切除,或是手術後復發無法切除時。

  • 生物性治劑:主要是使用身體所產生的免疫物質來對抗癌症,這些免疫物質體內產量有限,因此由體外標準製程產生的生物性治劑,可用來注射治療。通常使用甲型干擾素 (IFN-a,interferon alpha),或第二型介白素 (IL-2,interleukin-2) 或併用,可以達到控制腎臟癌的目的。

  • 標靶治療藥物 (targeted therapy):標靶治療藥物對轉移性腎臟癌的治療,在公元2007年之後有重大的進展,目前至少有五個標靶藥物已顯現重要療效。諸如: (1) sunitinib第一線使用時優於甲型干擾素 (IFN-a)。 (2) temsirolimus 對預後不良之腎臟癌患者,效果優於甲型干擾素(IFN-a)。 (3) bevacizumab 併用甲型干擾素,對腎臟癌患者治療效果優於單獨使用甲型干擾素 (IFN-a)。 (4) 針對第一線標準治療使用後無效之轉移性腎臟癌患者,sorafenib也顯現遠優於支持療法加上安慰劑控制組。 (5) everolimus (RAD001) 對預後不良之腎臟癌患者,效果優於甲型干擾素 (IFN-a)。

  • 抗癌化學治療:可能由於高度「抗藥性」的原因,對腎臟癌患者的角色極為有限,以常見的「亮細胞」(clear cell)腎臟癌尤然,大多數無效。對少數「非亮細胞」(non-clear)腎臟癌,如肉瘤樣癌(sarcomatoid)等,則可考慮5-FU或其衍生物,gemcitabine,或doxorubicin來治療。

 

第三大類:症狀療法(Symptom management),或緩和治療(Palliative care)治療遠處轉移腎臟癌。

  • 腎臟癌造成的相關症狀(如:肺轉移造成的呼吸症狀、下腔靜脈侵犯造成的靜脈血栓,或下肢水腫等)。
  • 癌症患者的全身性疼痛控制或局部止痛治療。
  • 癌症患者的營養支持。
  • 癌症患者的心理與家庭支持等。

 

接受「根治性全腎切除術」治療者,手術後復健尤其應該特別注意:

  • 腎臟保健:由於只剩下單一腎臟,尤其應避免高鹽等不良飲食習慣,避免對腎功能有影響的藥物(如:抗發炎止痛藥物等),更應避免各種來路不明的中草藥等。
  • 定期檢查:包括各種定期追踪檢查腫瘤復發之有無,與腎功能的追踪檢查,以利早期偵測,早期適當治療。

 

針對腎臟癌建議的相關預防方式,應注意避免高危險因子,建議事項諸如:不抽煙、不吸二手煙、避免過度肥胖、注意避免職業暴露(焦炭、重金屬鎘、石綿等)的風險。至於有VHL(von Hippel-Lindau)家族症候群、長期透析(洗腎)患者,高血壓患者可考慮注意定期檢查。

 

本文 2008/05/19 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