輔助替代醫學


癌症患者或其家屬在得知病患罹患癌症時,有許多動機或想法會嘗試尋找「輔助替代醫學」,此種現象中外皆如此,西方國家統稱為CAM (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)。根據統計指出,至少有五成至七成患者曾使用至少一種CAM,即使由傳統西方實證醫學治療”成功”的患者,仍至少有三成或更高比例曾使用至少一種CAM。 通常患者熱衷於尋求CAM,有兩大類的心理因素與動機:

一、信心不足症候羣:癌症至今仍是台灣十大死因之首位,人人談癌色變,加上西方實證醫學把病情(通常是”晚期”癌症)與可能的治療結果坦白與清處的說明與告知,病患經常瞬時之間信心崩潰。其實,近十年來腫瘤醫學的診斷與治療均已有長足的進步,未能「早期」診斷其實是治療成績仍待提升的主因。

二、害怕症候羣:晚期「癌症本身」會造成許多的身體不適的症狀,這些是由於「癌症」造成的,病患可能衰弱、食慾不佳、嘔心、疼痛、胃腸道堵塞、大量腹水、腹脹、喘、..........這些是「癌症」引起的。

 

「治療」當然也有些相關副作用,但現在已有許多治療輔助藥物可以有效降低副作用,譬如85-90%的化療患者並不會因化學治療而嘔吐。然而,經常患者把「癌症」加上「治療」的所有症狀都誤以為是「治療」引起的,因此,病患相當的「害怕」,其實不然。事實上,只有當病患接受正規的治療,然而又不幸的治療效果不佳時,這些「癌症」相關的症狀才會持續使病人受苦。當治療漸漸有效時,症狀也日漸改善。 由於癌症患者對身體不適(許多是「癌症」本身造成)的害怕與對治療的信心不足或症狀控制不滿意時,CAM便相當盛行。所謂「輔助替代醫學」其中「替代醫學」是較為困擾傳統正規治療的。相對的,「輔助醫學」有時可能增加患者耐受力,減輕癌症相關不適,只要謹慎選擇,其實未必沒有幫助。 「替代醫學」(alternative medicine)一則未經正式實證臨床研究,二則因為個人短期的商業利潤,經常以廣告的型式誇大「療效」,「替代醫學」有三個主要的害處,不應「替代」傳統西方實證醫學:

一、最大的缺點是「延誤」黃金治療時機─ 經常延誤6至12個月的黃金時機,當連病患也已”明知”「替代醫學」無效時,也早由第一、二期轉變為第三、四期,治療的成果當然大受影響。

二、「替代醫學」本身的毒性 ─ 最易受影響為肝功能,腎功能與骨髓造血功能,當正常器官功能受影響時,輕則影響傳統治療的療程,重則甚至直接造成器官衰竭。

三、「替代醫學」與「傳統西方實證醫學」的不良交互作用 ─ 許多藥物之間是有複雜的交互作用,替代醫學的成份有些未能清楚標示,有些即使簡單標示,交互作用也未有長期研究或使用經驗。

 

所有交互作用是一種「完全無法預測」的狀態。 至於「輔助醫學」,既然稱為「輔助」(complementary)指的便是不可誇稱自身「療效」,但宜在專業人士評估下,仍應謹慎選用。主要分為幾大類:

一、食物與營養補充品:有些調養式的藥膳、維生素等營養補充、高熱量高蛋白易消化好吸收的飲食均是常被選用考慮的「輔助醫學或營養學」,但本身並無「療效」。而且有時仍需小心,譬如:過多的脂溶性維生素E反而易造成肝臟負擔等。

二、舒壓的技巧:按摩、芳香療法、祈禱或坐襌、宗教或心靈療育、藝術或音樂治療等。 三、傳統或民俗醫學:氣功、針炙、太極拳、外丹功等。 總之,這些「輔助醫學」其實本身對癌症是沒有證實治療效果的,但經由營養素的補充,舒減身心的壓力,增加病患的食慾等,或許能幫助患者及時勇於且順利的接受傳統抗癌治療。